登录 | 注册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 > 韩国书 > 大众书
图书分类
最近浏览
暂无记录
查找图书
查找图书
纠错或建议
大唐帝国的遗产:胡汉统合及多民族国家的形成대당제국과 그 유산 - 호한통합과 다민족국가의 형성
图书类型:大众书
作  者:朴汉济
原出版社:HS
版权信息:简体版权存在
图书页码:448
图书开本:17 x 22 x 3.1 cm
出版日期:2020
审阅资料:PDF
联系人:Annty
内容简介

「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

唐朝并非纯粹的汉人王朝

而是「胡汉统合」的多民族政权

其包容差异的建国精神,正是它留给后世的宝贵遗产!

 

  近十年对唐朝最全面、系统性的经典权威之作

  罕见以韩国史学界的观点,重新解构你所不知道的大唐帝国!

 

  ==============================

 

  综观中国史,有资格被称为世界帝国的,排除了从内亚史或新清史的解释体系下由蒙古人和满洲人建立的元、清帝国并非纯粹的汉人政权后,似乎盛世荣光就只剩下汉唐了。但是,本书作者朴汉济认为,唐并非单纯由汉人所建立的王朝,其本质必须用「胡汉体制」加以理解。事实上,有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唐皇室成员具有胡人血统!而唐的多样性、世界性和开放性也源自于此。

 

  ■从「拓跋国家论」到「胡汉统合论」

 

  中国人津津乐道的「强汉盛唐」,是指汉、唐两个帝国文治武功的盛世荣景。中国史学界的主流看法,也都把唐视为和汉一样是由汉人主导的中华帝国之巅峰。然而日本东洋史学界,例如杉山正明和森安孝夫均指出:以鲜卑拓跋部为主轴所形成的「代国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唐」虽是以中国风的王朝名来呈现,但实际上用「拓跋国家」来称呼更为合适。他们承袭自匈奴以来的游牧系武人的浓厚传统及体质,其实是「异族们创造的新中华」。

 

  韩国的资深唐史研究巨擘朴汉济则提出了「胡汉统合」论。他认为结合胡人与汉人、武人与文人的「胡汉统合」势力──「关陇集团」,是大唐帝国得以建立的关键,也是理解大唐的核心元素;正如同史家陈寅恪对关陇集团的叙述:「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扩大恢张,遂能别创空前之世局。」

 

  ■「汉化」(sinicization, han-hua)并无法解释大唐的出现,真正的解释是「胡族的华化」。而汉并不等于华。

 

  胡族进入中国社会,对中国造成极大的影响。胡族并不执着于华夷之辩,不仇视中国固有的文化传统,相反地,他们想要接受好的那一部分。为了统合、团结境内的所有人,自我改变是必要的条件。从前,胡族的这种态度被称为「汉化」,但这样的变化其实不只是单纯「汉化」而已,而是更深的 「文明化」,最终产生「中华化」的结果;另外一方面,汉人的胡化也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二者形成「双向同体涡旋互生」的交融模式。而这些以胡汉问题为轴心所产生的种种社会现象,他将之称为「胡汉体制」。

 

  美国哈佛大学的包弼德(Peter K. Bol)教授也认为,使用「文明化」(civilization)代替「汉化」(sinicization, han-hua)一词时,意味着少数的胡族跟多数的汉族在中国土地上共存,其最终的目标是达到所谓的「统合」。但必须说明的是,主导这个统合过程的人是胡族,而不是汉人。「中华」或「中华主义」等词汇的内涵,也不是固执于汉族之物。「中华」也不是民族。然而今天的中国创造出了所谓「中华民族」这个词汇,是故意混淆「国民」与「民族」而创造出来的词汇,它在逻辑上并不存在。

 

  综观中国史,大唐帝国算是成功的帝国,虽然外族被赋予了相当程度的自治权和平等权,这在唐代以前是不可能看到的现象。但是唐代仍无法发展出像罗马帝国那样,汉族与外族同样适用、一起参与的「市民权」(公民权)概念。和罗马体制不同,唐代标榜「一君万民」的皇帝体制是其根本上的弱点。所以,当胡(外国人)被排挤,胡汉之别被强调之时,统合力量自然变得薄弱,这正是安史之乱后出现的情形,也是中国日益迈向纯粹汉人社会、强调华夷之辩的宋代的原因。而这也正是当今中国仍有待解决的问题。

 

  ■皇帝-天可汗,精彩万分的大唐帝国留给今日的遗产

 

  皇帝,是南方农耕民(汉人)对于天子的尊称;可汗,则是北方游牧民(胡人)对于君主的尊称。由此看来,接受「皇帝-天可汗」称号的唐朝君主,其统治的大唐帝国毫无疑问是一个胡汉统合帝国——君主既是农耕民的皇帝,也是游牧民的可汗。

 

  在秦汉以后的历代王朝中,除了开国国君,少有皇帝御驾亲征,但对唐的皇帝来说,率兵打仗却是日常的军事行为,透过游牧型君主「亲征→掠夺→班赐」的领导方式,统御帝国子民。另外,朴汉济也精辟分析了皇后、太子、太子妃制度,从而解答「为什么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出现在唐朝,而非其他朝代」?在一个像美国一样富有多元性的「胡汉复合社会」里,大唐帝国应该如何管理?「大唐帝国的治术和经营」提供了精彩的答案。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翻转传统的汉人史观,改从胡人的角度重新理解唐?大唐帝国留给后世的遗产又是什么?答案是,这是一个「开放的帝国」、「开放的社会」。成为开放社会的必要条件是「机会均等」,而基本条件则是「不靠关系」,让人民依据实力、技能获得评价。像高句丽人高仙芝、波斯人阿罗喊,都是因其特殊身分或特殊才能而在唐朝廷中活跃的典型人物。

 

  因为胡汉统合的唐朝廷具备包容差异、海纳百川的开放态度,才能造就大唐盛世,这不仅是大唐帝国给予后人的启示,也是本书的重要结论。细数中国土地上的历代王朝,不难发现凡是一味追求「汉族正朔」者,终究会遭致覆灭,而强调「胡汉一家」者,则注定走向富强之路;在中国高呼「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此刻,大唐帝国的兴衰存亡,更加值得我们借镜省思。

 

  ■为何海外华人学者、日本学者、韩国学者可以理解唐的本质?

 

  八旗文化曾推出华人学者陈三平的《木兰与麒麟:中古中国的突厥伊朗元素》和日本学者森安孝夫的《丝路、游牧民与唐帝国》(讲谈社「兴亡的世界史」系列之六)二书。陈三平熟悉汉语音韵训诂学、精通多种欧洲语文和中、北亚语文,所以他能够跳出像「木兰」、「莫贺弗」这样的汉字形体约束,而从语言上解读隋唐中国的「伊朗」元素;而森安孝夫借助突厥语、粟特语史料的研究,大胆提出粟特丝路观、拓跋国家论和「失败的安史王朝」说,再次刺激读者对唐代的全新理解。

 

  这两本关于隋唐的经典著作,与韩国学者朴汉济的《大唐帝国的遗产:胡汉统合及多民族国家的形成》构成鼎足,让学界和一般读者感到惊艳。这三本书的共同特色都不是以华夷之辩、胡汉之别、中国民族主义的方式认识「中国史上的唐朝」,而是采用不同史料,以不同视角研究「世界史中的大唐帝国」。

 

  朴汉济更是藉由多民族帝国大唐的混血主义,反思和检讨了单一民族韩国的纯血主义的狭隘。他更在本书「结论」中评价了中国政府把高句丽(Korea)解释为中国地方政权的「东北工程」。他指出,实则「内蒙古满洲朝鲜半岛」是彼此接续的北方文明系统,但中国的主张断绝了比中原黄河文明更早的「辽河文明」与朝鲜半岛之间的连结。此外他也批判了主张现在「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族们,其祖先全都是「中国人」,他们所走过的历史就是「中国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中国」这种官方学说。

 

  朴汉济最后指出,习近平的中国梦如果要真的获得成功,多元主义、开放社会的大唐是其最好的范本。不同的肤色、种族、宗教、语言等交杂在一起时,其结果就是形成一个熔炉,并产生出巨大力量。所谓的多样性,只有在互相尊重彼此的差异时才得以维持,没有沙子跟碎石而只有水泥的建筑物,是不可能竖立几百年的。

作者简介

朴漢濟(박한제)

  首爾大學東洋史學系博士,畢業後於該系任教多年,現為該系名譽教授,曾任韓國中國學會會長。曾在台灣國家圖書館之漢學研究中心、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美國哈佛大學燕京學社、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等機構從事研究工作。投入畢生心力於中國隋唐史研究,其「胡漢體制」的研究主張已成為韓國史學界唐朝研究的代表性理論。

  著有《東洋史講義要綱》、《中世中國胡漢體制硏究》、《人生,我的五十自述》、《走去歐亞大陸的一千年》、《朴漢濟教授的中國歷史紀行》、《江南的浪漫和悲劇》、《阿特拉斯中國史》等書。
 

媒体评论
其他信息

目录
前言

【第一章】大唐帝国的本质和外国人
I.    大唐帝国的本质
II.    大唐帝国的外国人政策
III.    大唐帝国的遗产

【第二章】胡汉融合和大唐帝国的诞生
I.    大唐帝国的出现过程
II.    可汗概念圈向中原扩大,与「皇帝天可汗」之概念
III.    「胡汉之别」的再生与大唐帝国的衰亡
IV.    胡族的华化与中国史的时代区分

【第三章】大唐帝国的经营与治术
I.    大唐帝国的外在特征
II.    皇帝的日常行为与治术
III.    皇后、太子、太子妃的问题
IV.    胡汉复合社会与整顿制度

【第四章】结论
I. 对于中国「东北工程」的想法
II.    中国会像苏联一样分裂吗?
III.    最像中国之事物的形成
IV.    中国梦与大唐工程

注释
 

Copyright (2005-2020) 凯琳国际文化版权代理 CA-LINK INTERNATIONAL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06287号-1